您的位置 : 首页> 生化危机—我们是传奇

更新时间:2020-02-13 11:51:35

生化危机—我们是传奇 已完结

生化危机—我们是传奇

作者:金子和小灰灰分类:星际科幻主角:金小百,金超

同一年同一月同一日,地球上最邪恶的人,在全球做出了生化袭击。人类和文明倒了灭绝边缘的,为了生存,为了重建。所有战斗过的人,都是传奇,我们必定成为不朽的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走了一两个小时,才精疲力竭的走出了这个让人晕糊糊的通道。

我们走进了个篮球场大的广场。广场对面中央类似窑洞,窑洞内有个大门关闭的。

我们走进窑洞口内,看到两边从墙壁上凿出来的神像,佛教的四大金刚,威风凛凛的看着我们,仿佛恶狠狠的警告我们这帮小偷别胡来。

这大门上两边各有一神兽,曰神虎,虎口叼一铁环。大门上面有一个超大的牌匾,牌匾刻得俩字“宫殿”。我想这应该是朱元璋的墓室了吧。走了这么远这么深,如果还没到,我立刻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大家互相看看你看看我,再次要面对门后面未知的恐惧和秘密。战胜恐惧的方法就是对恐惧进行了解。

我们推开大门“吱呀——”刺耳的声音响起,大门推开了,冷风从我们背后刮进。不知何时背部冒出了汗,冷风一吹冰寒刺骨。

我们往里走了一会,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募得有一个火光像鬼幽灵般的冒了出来,如火龙蜿蜒,被这突如其来吓的啰嗦一声。

火光燃烧在墙壁上,把广大的宫殿照的明亮。后来我们研究出这是机关控制。大门就是机关,大门一开,打火石受到摩擦迸出火星,点燃了墙上的石质水槽,水槽内有黑油。这黑油是石油,这石油是流动的,不会随的时间干涸。石油是从墙孔流出来,在从那一头流出去。

这个设计太绝妙了。

这个宫殿好大,好像阳间的宫殿都没这里的大。我们走在里面都感到自己多渺小,我不禁惊叹古人的智慧和勤劳。不止庞大而且豪华奢侈,地上铺的波斯地毯,精美绝伦,用金丝绣出来的图画我也看不懂,金黄色帷幔掉在屋顶。六个大石柱子,支撑的屋顶,石柱上面浮雕的攀附的巨龙,张牙舞蹈。

这个朱元璋不是挺节俭的吗,死后还弄这么铺张,浪费多少人工和资源。

朱元璋表面是明君骑士也很阴暗,这么奢华不可能让人知道这里的秘密吧。

丧彪和王克男立即分开去找“母病毒”。我和马玉良一块瞎转悠,被里面的装潢惊呆了,好像穿越到明朝了。

大殿中央龙椅上坐的一个活生生的人,阔嘴鞋拔子脸身着黄金色龙袍,一动不动的,一副唯我独尊。威严的看着我们不请非入的外来客。

我被这个人下来一跳:“不好意思哈,我们是来旅游的。你放心,我们会给钱的。冒犯冒犯哈!”我点头哈腰的对的那个人说。

马玉良走上前去查看,眼光异彩流转。啧啧称奇:“这个假人做的太逼真了,连睫毛都有啊!”

“不是活人,我以为是个大活人呢。”我惊讶的讪讪说道。

我走上前去,仔细观看。古人什么时候有这个先进技术了,连眼珠都是活的。

“小马,你说这个皇帝是洪武皇帝吗?”这个权力巨兽章程这样啊,跟笑星老赵一个样子,我有点怀疑赵benshan是他的直系厚底呢。

马玉良点点头,转身去看别的去了,左跑又奔的忙个不停。还在本子上记录自己的伟大发现。

马玉良不见棺材心不死“怎么没有朱元璋的棺材啊。”

我感觉到菊花一紧,恶心的看的马玉良这小子不会有恋尸癖吧。我赶紧离他远远的。

走过屏风,就到了后面的小宫殿,这里更是富丽堂皇。场地中间的台上有个华丽的棺材,紫檀木制作。雕刻的复杂的花纹,四大神兽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各守一方。

棺材前的竖立的一块一人高的石碑,走过去查看,见石碑上刻的几个鎏金大字,“瘟神之灵”。左下边刻得四个小字,“勿扰瘟神”,就这么几个吓唬人的小字。

难道棺材里面躺的神话中的瘟神。

这棺材是破开的,棺材盖被丢在一旁。往里面一瞧空无一物,我不禁大失所望。

棺材周围躺了一地的骨骸,查看还没腐烂的衣服,都是被抓来的老百姓,被迫开棺,从而引发了机关。射出的毒箭躺了一地,看毒箭的射来的方向,是四面八方,没有死角可藏。

二战时的日本小鬼子本来没有人性,全是野兽部队。我对死难的无辜老百姓默哀,也为生化袭击死去的人们默哀,为这个沦陷的世界默哀!

“小马,赶快过来看看,这里有壁画。!”王克男招呼我们过去,

我一下子浏览并不细看,壁画是石刻出来的,然后用颜料调色。花花绿绿,似乎讲述的什么,那就是考古专家马玉良的事了。

目光浏览到一块壁画,图中画有两个正金字塔,还有一个倒金字塔。塔尖下面压的一个方盒。金字塔两边刻得几个人物,这不是古埃及人吗,还有埃及的神。含义隐晦难懂,古人就是喜欢搞这个莫名其妙的看图猜谜。

“马专家,你过来看看这段壁画,这是金字塔吧。”

“好像是的,可是这是明朝的古墓啊。怎么会有埃及的金字塔。连埃及的神阿努比斯都画上了。真是奇了怪了。”

“俺怀疑朱元璋肯定去过埃及,进行国事访问。要不然他怎么知道这个金字塔啊?”我捏捏下巴想出奇葩的可能性。

马玉良怔怔的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眼睛里大多是鄙夷。

这时其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我走到王克男身边一块观赏的壁画,眼角看到一个类似蟑螂的昆虫在壁画上爬行。“哇,好大的蟑螂!”

“啊,蟑螂!”王克男尖叫起来,身影一跃往我身上爬,我习惯的抱住她的屁股,头埋在她的胸峰之间。哇哦,她的屁股好有手感啊,我双手习惯性的捏捏,鼻子闻的她的让我销魂的体香,她胸峰好软弹弹的。老天我血脉喷张,心猿意马,下面的小弟蠢蠢欲动。

(终于有个克制王克男的神物。蟑螂君,你的诞生太伟大了。膜拜啊!蟑螂君请收下俺的膝盖吧。)

丧彪和马玉良惊愕的看着我俩,这唱哪一出戏啊。不可思议的王克男害怕蟑螂。

王克男发现他们的异样。尬尴的从我身上挣扎的下来,发现我流了鼻血,王克男的脸“刷”的红透了苹果,恼怒的扬起左手“啪”响亮的打在我的右脸。

我右手捂着我的脸惊愕的看着王克男,委屈噎得说不出话来说:“你你你泼妇啊!”

“怎么着!”王克男恶狠狠的说。

“我,我死给你看!”我闹起小孩脾气来,一副不罢休的样子。

王克男看看右手掌,看看我,你想撒泼犯浑尽管来。

我立刻没了脾气,看看丧彪,似笑非笑看着壁画。马玉良脸憋的可真痛苦,我大怒:“马驹子,想笑就笑,不用憋的!憋坏了我赔不起。”

“哇哈哈哈。。。”马玉良大笑的爬在地上差点岔气。

我草,有这么好笑吗,我走过去在他撅起的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行了,别闹了。小马,你说这壁画说的是什么?”丧彪阻止我继续打闹。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