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总裁爹地是妻奴

更新时间:2020-06-30 16:14:18

总裁爹地是妻奴 已完结

总裁爹地是妻奴

作者:芒果分类:总裁豪门主角:柳清尘,付泽洲

他说 :只要她心里有我,恨或爱又有何妨? 他儿子默默的将行李箱收拾好。 他问:去哪? 付豆豆一脸严肃且认真的看着男人:爹地,我觉得妈咪长的还挺好看,第二春第三春也不是没可能,我去公园门口摆个摊… 于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我们真的要在这里给她做流产手术?”

“少废话,医生,还不动手?”

地上冰凉,柳清尘浑身酸痛。

她掀起沉重的眼皮,只看到了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身影从灯光昏暗的门口离开。

好像是继母和柳不染……

头好疼,这里好黑。

借着微弱的灯光,她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潮湿,满是发霉味道的仓库里。

耳边传来翻动东西的声音,一个戴着口罩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背对着她,她看到了寒光闪闪的手术器具。

流产手术…

柳清尘强忍住身体的不适,撑着无力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趁医生不注意,她发了疯地朝门口跑出去。

柳清尘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孩子绝不能出事!

医生发现柳清尘跑了,连忙追了出去:“别跑,你别跑。”

跑了十多分钟,她远远的看到前方有一辆车,一个男人站在路灯边吸着烟,他的脚边零零散散地扔着几个烟蒂。

朦胧的月光将他的身影拉的长长的,柳清尘朝他跑过去,他好像在和什么人讲电话,她虚弱地开口:“先生,你能不能开车载我一程?”

他掐灭了烟,扭头借着月光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

她看上去很狼狈,脸色惨白如纸,汗水打湿了长发,薄薄的连衣裙裙摆上都是污渍。

身后传来了医生的喊声,柳清尘来不及多想就直接上了他的车。

他蹙了蹙眉,正要开口,就听见女人气若游丝的声音:“先生,求你开车。”

夜里的风,将他的黑色的发吹的有些凌乱,他摁掉电话,扔掉手中最后一根烟蒂,上了车。

“我要去医院,求你…”她说完这句话,仿佛耗尽了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软软地倒在后座上。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危险,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面好像燃烧着冰蓝色的火焰,阴冷阴冷的。

仿佛多看他一眼,就能将她燃烧殆尽,烧的灰不剩。

柳清尘有种本能地想躲开他的感觉,可是她透过车窗看到了医生正在外面四处张望。

“柳清尘,柳清尘…”

她怕到发抖,身体蜷缩成一团,她急切地说:“先生,快开车,快开车!”

车子启动,她无力感谢对方,肚子又是一阵剧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

肚子就像是有一把锯子正在来回锯她的肉,一下接着一下痛到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男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柳清尘,发动了汽车。

车开的越来越远,医生的身影也被丢在后面,柳清尘紧绷的神经渐渐松了下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柳清尘发现自己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充斥整个房间里。

房间只有一张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能看到的景物只有窗户外的梧桐树和树上吱吱喳喳的小鸟。

她的双手被白色的布绑住,身体也被什么牢牢固定在床上,嘴巴里塞着东西,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动。

柳清尘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个神秘且危险的男人率先映入脑海。

她记得当时明明是让他将她送进了医院,为什么她会在这里,这又是哪?

房门被推开,可能是外面的人发现她醒了。

一个金色碧眼带着口罩的女护士走进来,她拨了一下柳清尘的眼皮,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大堆。

柳清尘一句也没听懂,说完女护士就走了,也不把她放开。

直到傍晚,那个金发碧眼的护士才进来,手里还端着托盘。

女护士将她嘴里的毛巾拿走,然后就用托盘里的勺子往她嘴里塞食物。

柳清尘惊恐的看着插在嘴里的勺子,女护士见她不往下咽,将她的嘴掰开,拿着勺子往里怼了怼。

“咳咳咳。”柳清尘被食物呛到,她双眼发红的看着女护士:“那个男人呢?我要见他!”

女护士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她嘴里塞,强迫性的将所有的食物塞进柳清尘嘴里。

柳清尘被迫性的咽下,为了和女护士说话,她连嚼都没嚼几下:“是不是他把我抓来的,他到底是谁?”

女护士一声不吭的喂饭,这让柳清尘很恐慌,她想到自己吃过的那些法国鹅肝。

那些屠宰场里的大鹅也是像她这样被强迫灌进所有食物,而此时的她和待宰的大鹅没有任何区别。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报警,快松开我!”能说的话柳清尘全说了。

女护士依旧没有任何波动,这让柳清尘更害怕,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紧张到打开。

喂完饭,女护士将毛巾重新塞到柳清尘嘴里,柳清尘想挣扎,嘴巴却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女护士走了,房间又恢复到死一般的寂静。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更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天渐渐黑了,柳清尘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她确定自己不认识那个男人,她更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他为什么要抓自己,难道是为了妹妹?

这不可能,妹妹身边的人,她都认识。

柳清尘越想越觉得恐慌,神经也越绷越紧,困意袭来,眼皮开始打架,她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前面的门突然开了。

灯光刺了她的眼睛,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一个黑影背着光朝她走来。

睡梦中的柳清尘后背发凉,她猛得睁开眼睛。

房门关上,亮光消失,她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但却能借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看到男人的眼睛。

该怎么形容那双眼睛,冷寂、阴森、宛如一潭死水,光着看着柳清尘便觉得嗓子发紧,她颤着嗓音,努力压下心头的恐惧。

“你是谁?”

男人掀开她的上衣,柳清尘大脑空白,全身紧绷的盯着他,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意外的是,他只是将手附再柳清尘的肚子,大手占据了整个肚皮,冰的柳清尘寒毛直竖。

她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肚皮,他的手就好像一块冰,带着渗入骨髓的冷,从她的小腹传遍全身,将她冻的牙齿打颤。

或许是感觉到她的颤抖,男人收回了手,柳清尘紧张到不敢呼吸,只能木愣愣的看着他。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