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王的男人

更新时间:2020-06-23 23:47:42

王的男人
                                        
                                        
             已完结

王的男人

作者:黄一茜分类:历史军事主角:赵宏志

契罗丹是大月国的太子,却被匈赫亡国,奶娘为了救他,将他扮成女子,奶娘临死将自己的女儿格桑花托付给他。松黚是契罗丹的护卫,与契罗丹一起长大,对他忠心不二。契罗丹被掠入匈赫内庭,他天下无双的美貌,救了他,也害苦了他,为了复国复仇,契罗丹忍常人所不能忍!!图兰妁是匈赫王冒顿最珍爱的长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祁连山下,大月老营。

匈赫与乌伦联兵如凶神恶煞般冲进来,见男人就杀,见年轻女人和牛羊就拉走,兵败如山倒,这一战,大月伤亡惨重,匈赫太子稽粥与他手下万夫长靡苏克联手夹击大月王契杵诺,契杵诺体力不济,连连败退。

大月军师维西见势不妙,撒腿就跑,直奔大月王后的大帐。

维西一进门,见王后、少主契罗丹都在,维西双膝跪在王后面前,老泪纵横、语带颤音:"王后、少主,我们大月今天怕是要完了,维西无能,没能护我族周全,请王后赶紧换成下人的衣服混到年轻女眷人群里逃命吧!草原部落交战,年轻女眷与牛羊都是战利品,委屈尊贵的主子了,即便到匈赫为奴,也能讨条活命,活着要紧,活下来才有希望!

维西的目光看向少主契罗丹,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心疼与无奈,契罗丹身为男子,而他的美貌足以令所有的女人都黯然失色,他那娴静雅美的姿态与他的母亲大月王后如出一辙,只是眉宇间更多了几分英气与飒爽。

维西拿膝盖当腿走到契罗丹面前,双臂紧紧抱着契罗丹的腿,失声痛哭。

乳母带着自己的女儿格桑花进来,格桑花手里牵着一头被驯养得很温顺的雪豹,亦步亦趋的跟在一身红毡袍娇俏美丽的16岁少女格桑花身侧,此时这头有着米棕色底毛与黑色朵花绒毛的戈壁滩野生大虫,也被满帐的紧张气氛所感染,两只耳朵直挺挺的竖起,十分警觉!

军师维西边哭边说:"当初要不是少主放走尚身为太子的匈赫王冒顿,咱们大月也许就没有今天灭族亡国之灾啊!少主要是生成女子,还能免遭杀身之祸,如今老奴也无回天之力了,只能眼看着全族男丁被匈赫与乌伦的人杀害,老奴无能,救不了少主了!"

契罗丹两眼发直,木然的听着大帐外的喊杀声:"我族还有多少男丁活着?"

维西:"只有少部分残部往西突围了。"

契罗丹松了口气。

正在此时,契罗丹的贴身侍卫松黚急匆匆从外边进来:"不好了,我王被匈赫人杀了,匈赫人正往这边来。"

维西腾地一下站起来,死在临头,没有不害怕的,一向沉稳而睿智的军师维西也吓得面如土色,急得满头大汗,哆嗦着手指向王后:"快,换衣服,我们大月王后不能被匈赫人蹂躏。"

没等维西把话说完,匈赫兵将已经涌进来,乳母眼疾手快,在匈赫兵士入帐的前一刻,一手拉着格桑花,一手拉着契罗丹躲进了内帐,并迅速翻出王后的衣服帽子,不由分说的给契罗丹换上,打开契罗丹的发髻,将王后缀红玛瑙的串珠帽子戴在契罗丹头上,一个美艳绝伦的大美人在如此换装后惊现,格桑花看着扮作女装的契罗丹,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松黚进来找契罗丹,也被惊着:"少主,你……"

外帐,匈赫太子稽粥得意洋洋的拎着大月王契杵诺血淋淋的人头进来,紧跟着他进来的是他麾下的万夫长靡苏克,见到大月军师维西,糜苏克手起刀落,维西的头颅落地。

大月王后脚步踉跄的走向稽粥。

契罗丹一见稽粥拎着父亲的脑袋进来,就往外冲,被乳母死死拽着:"少主,你现在不能出去。"

乳母拽过松黚,迅速脱下自己的外袍给松黚裹上,又把自己的白珍珠串帽子给松黚带上,然后一手抓着格桑花,一手抓着松黚,低声嘱咐:"松黚,你和少主都扮作女子,才能保着命,要活下来,活下来才有希望,知道了吗?你们俩。"乳母紧紧盯着格桑花与松黚:"从今以后,你们要拿命护着我们大月的少主,少主在,我们大月就在,少主不在,我们大月就真的亡了,记下了吗?"

松黚与格桑花连连点头。

大月王后从稽粥手里夺过大月王契杵诺滴着血的头颅抱在怀里,放声大哭。

契罗丹的美目中如蓄了两汪决提的瑶池水,挂在他天下无双的绝美凤目下,那双本来湛蓝的瞳仁,在此刻变作血红,那本来素净白皙的面庞,业也充血,更加唇红肤白,美得令人词穷!

格桑花害怕地紧紧用小手攥着他的手,契罗丹葱白一样修长的玉指上细小青筋根根凸起,紧咬着一口如珠贝一样的银牙,努力握拳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小声的在心里默念着:"对,乳娘说得是,要活着,此刻冲出去,只能是以卵击石!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能替父王报仇,才能替族人报仇!我是大月未来的希望,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死,我若死了,大月就真的完了,我不能死,我要报仇!要复国!!"

大月王后猛地止着哭声,一手抱着大月王滴血的头颅,一手从腰间拔出匕首,转身直刺匈赫太子稽粥的喉部,稽粥稍稍一偏头,顺手将王后搂在怀里,一脸邪笑的将脸凑近王后的胸部:"哈哈哈,早听说大月王后美如天仙,今天一见,果然是个一等一的美人"。

稽粥说着,左手抓着大月王后拿匕首的手腕,使她动弹不得,右手"哧"的一声,撕开了王后的半个衣领:"美人,你男人死了,你就跟我回匈赫王庭吧,我保证不会亏待你的。"

大月王后破口大骂:"畜生,你放开我!放开我!"

一个柔而清脆的声音传来:"你们喜欢美人是吗?真是不开眼,大月第一美人在这呢!"

这声音透着娇媚,满是诱惑!听得人心里酥麻难耐,靡苏克与稽粥同时将头转向声音来源处,俩人目光全被眼前的美色给胶黏着了。

"丹儿"大月王后惊呼!

"我是大月的公主丹,很荣幸认识两位将军。"

契罗丹施施然的向靡苏克与稽粥微微颔首,一个清浅的笑自他弧度很好的嘴角荡开,像一朵圣洁的雪莲花,开在她冰雪绝美的面容上,红色的玛瑙串珠左右摇弋着,像是被突然吹来的一阵风所撩拨,将盛美的冰山雪莲映衬得生机莹然、俏皮俊丽,她那高挺而又精致的鼻梁、那双静若深潭水、动如春江流的翦羽秋瞳,在一排长睫毛的掩饰下,更显得绚媚而灵动,身形高挑婀娜,如画仙姿在两位草原男子同时望向她时,曼妙几步,就已风姿绝伦、情态万千。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