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分久必婚 更新时间:2020-06-10 19:43:14

分久必婚
                                        
                                            <span clas 更新中

分久必婚

作者:西风灼灼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杜施,孟延开

杜施喜欢孟延开,喜欢到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什么叫“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孟延开青梅竹马的恋人结婚后,杜施得偿所愿成为了孟太太,婚后她荒唐地以为,得到了他的人,迟早能得到他的心。直到他的小青梅离了婚,她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杜施留在公众视野中最后的影像是:八月孕肚,被德高望重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里的孟泽山庄灯火辉煌。

孟泽山庄由孟氏家族祖辈始建于民国初期,开始只是一幢中西结合式的别墅,名为"孟氏别墅",上世纪中叶更名为"孟泽山庄",百年间经过多次修缮和扩建,演变成如今六幢楼的别墅群。

矗立其中的四层高的主别墅楼占地最广,常用来举办各种家族活动和会议。

今日,孟家长子孟京生在此举办婚礼。

答谢宴进行中,草坪上的庆祝烟花还在继续,随着一声声烟火升空的爆裂声,一楼宴会厅的气氛被推向剑拔弩张。

室内宾客逐渐往右边第二根浮雕石柱附近聚集。

石柱后,两个原本西装革履的男人,现在皆是一身狼狈,脸上挂了彩,领结歪斜,衬衫上全是被对方攥出的褶皱。

新娘叶言卿泫然欲泣地扶着孟京生。

人群中传来低声议论:

"伴郎跟新郎打起来了,这算什么事?"

"这不很明显么?孟延开被横刀夺爱,怒意难消。"

"啊?在孟家处处被压制就算了,连青梅竹马的女朋友都要被抢,换谁不生气?"

"孟京生这不是自己找揍么,非要在别人之间横插上一脚。"

"孟延开真是美强惨,何必要在叶言卿这棵树上吊死,看看我,我也可以呀!"

自一个月前叶言卿接受了孟京生的求婚开始,关于这三人的讨论,在北城的世家圈子里便是热度难消。

孟延开与叶言卿相恋数年,相爱相杀,分分合合数回,已不算什么新鲜事。

再者,叶言卿是叶家私生女,常年不受父母兄妹待见,孟京生将来是要接手家业的,娶叶言卿绝对是下下策。

因此就不得不提到,孟京生和孟延开长达数年的高低之争。

在孟家里,如果说孟京生生来是天之骄子,孟延开就是最好看的那片绿叶。

孟延开自小父母双亡,父亲生前因故在孟家受尽白眼,导致孟延开日子过得也不太顺畅,又因他能力过人,处处被针对,处境艰难。

再本事卓绝,他终究只能是个陪衬。

如今,孟延开为何娶叶言卿还有待商榷,但孟延开又在自己前女友和孟京生的婚礼答谢宴上,跟人亮了拳头……

孟老爷子极为重视他的长孙,孟延开今天扰了孟京生的婚事,恐怕是难以收场了。

周围流传着一波又一波的窃窃私语。

本来是两个人闹出的事,孟老爷子斥责了孟京生几句,全程没正眼看过孟延开,将他无视了个彻底。

孟家这龙潭虎穴,肉少狼多,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看他好戏。

按照孟京生的作风,趁此机会借孟老爷子的手把孟延开赶出孟家,绝非不可能。

众人屏息时,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走出,一身简单的黑金刺绣抹胸纱裙,五官明艳生动,长发挽起露出线条完美的肩颈和锁骨。

她踩着高跟鞋,在灼灼目光中,款款走到孟延开跟前,手指贴着他的下颌角,打量了一下他的伤,随后用纸巾替他简单拭去了额头和嘴角的血迹。

女人嗓音柔软却清晰地落入旁人耳里:"你还是小孩子吗?跟你闹脾气是我不对,你又何必借机把气撒到别人身上?受了伤,担心的还是我。你现在一脸伤,怎么跟我去见我家人?"

孟延开愣了一愣,下一秒熟稔地揽住女人的腰,专注地看着她,嗓音低沉却温情:"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霎时间,全场哗然。

在场的宾客几乎都认得这张脸。

就是这张脸,在去年的电影暑期档霸过屏。

那是她的出道作,搭档影帝和名导,出道即是巅峰。

提到杜施这个名字,大多人脑海中最先浮现的都是她在电影里一身红衣驾马离去,流着眼泪回眸的名场面。

鲜衣怒马,艳绝四方。

但很少人知道她另一个身份,她是南方杜家的外孙女,南深市四大家族之首的那个杜家。

听杜施那意思,不过是因为情人之间闹了小矛盾,导致孟延开情绪不佳,才会与孟京生动手。

而且那句"见家人",更是暗指二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孟延开要是有了杜氏这岳家,今后恐怕连孟京生都要对他多上几分忌惮。

那孟延开这时候绝不可能因为叶言卿和孟京生大打出手,自毁前程绝非他孟延开的作风。

因为杜施的出现,扭转乾坤,不过瞬间。

杜施靠在孟延开身边,两人举止亲昵自然,就像是熟悉已久的恋人。

"刚才是我太冲动,不该在你大婚之日谈公事,还有了情绪。"孟延开牵着杜施的手,上前将手搭在孟京生肩上,掌下用力,面上带笑,"抱歉,大哥。"

孟京生无法,只好顺坡下驴,咬牙说:"都是自家兄弟。"

孟老爷子不想让人看了笑话,只好顺着孟延开和杜施的话说:"行了,都自己去处理伤口。"

说完深深地看了眼杜施。

--

正所谓做戏做全套,杜施挽着孟延开一同去了休息室,管家派人送来医药箱。

杜施让人放下医药箱,"我来帮他上药就可以。"

休息室门关上,里面只剩他们二人。

杜施在药箱里找棉签和碘伏,孟延开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今晚多谢杜小姐。"

杜施一边找东西,一边抽空看了他一眼,朝他笑了下,温温柔柔的。

随后,她用棉签蘸了碘伏,指了指旁边的沙发,"你坐那儿我比较好操作。"

孟延开拧了下眉,很是不解她的这番举动,"这里没别人了。"

无需再做戏。

杜施不做声,只是微仰着脸,抬手将棉签往他额头上擦,可惜还没碰到,就被他挡开了手。

"这段时间,就委屈杜小姐,暂时做我名义上的女朋友。"他徐徐道,"过阵子我会跟家里长辈说,我们已经和平分手。日后杜小姐有任何的需要,能帮我的定会竭尽所能。"

孟延开的五官轮廓太过锋利硬朗,剑眉深目,鼻挺唇薄,眸色至深至暗,情绪和阅历沉淀其中。

但他看人说话又总是一副"大家有话好好说"的和气样子,掩盖住了他自内而外散发的凌厉。

杜施仰面望着他,柔柔说:"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