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4:40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更新中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作者:江此意分类:穿越重生主角:周澜泱胤禟

有一日清晨,九阿哥理着袖扣,却意外的抖落出几枚铜钱。见他英眉微拧,眼如冰锋,哼了一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小丫鬟腿软跪地,嗫嚅道:“回九爷,格格说昨个儿晚上您伺候的好,这是给您的……赏…赏钱……”男人气的一脸惨白,薄唇微顿,睨着小丫鬟,追问:“她人在哪儿?”“格格说……您定要打死她的,逃命去了。”没花太大力气,胤禟是在后院树上找到人的。女子悠然躺在粗壮的树桠上,周身被暖阳绿茵所覆,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啊——”

凄厉急转的尖叫声如鸣笛,音落后还打了个转儿,飘有余音在屋子里。

阿兰从那黑漆漆的梦境中转醒,半坐在床上,用力的抓紧了身下的红绸棉被,额上发着细汗,微微的喘着粗气。

那是什么梦?怎么会这么恐怖。团团乌云竟幻化成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龙,衔了她便奔天而遁,冲入了一天漆黑而深邃的地境……

被这声儿一刺,原本靠在桌上打瞌睡的绣儿立即惊醒,揉了揉眼睛就往床边奔来,一双黑亮大眼里写满了欢欣,道“周格格,您可算醒了,这些日子可把奴婢吓坏了。”

绣儿声音轻快,语调一高一扬的,像那树上黄鹂鸟儿似的,动听的很。

可此刻落在有些人耳中,却无异于天雷滚滚!阎罗索命!

阿兰无心再听绣儿的念叨,她掀开被子跳下床去,冲到妆奁前一坐,一挥手将那些个胭脂水粉的全数掀翻在了地上,噼啪一阵,绣儿打了个冷颤,看着面前的人,心想道这人才进府那日可不是这样的。

却说阿兰呆坐于镜前,愣愣的盯着镜中的人,阿兰彻底的绝望了。

原来那不是梦,她是真的被乌云化龙裹挟到清朝来了!

阿兰幽怨无比的欣赏着自己的面相:这人模样生的是真美,一妙肌肤,面若三月春花,鼻梁高洁,朱唇皓齿,尤其那双眼更是明眸善睐,微一流转,便如万千银河泄了决口,淌下万般星光。

她叹了口气,撑着脸颊,呆呆的望着镜面。

绣儿歪了歪头,以为自家主子是没能陪上主子爷去木兰围场冬狩,在闹别扭呢。便忙劝慰道:“格格,你烧了三天呢,能醒过来就是好事儿了,是高兴事儿,您先把自己顾惜好了,等爷回府了定会来看您的!”

听到这里,阿兰更是心中有泪,她想不通啊。自己才从老头子那儿拿了钱,准备开家超五星级的美容院,大展拳脚施展一番作为,扯掉自己混吃等死富二代的可耻标签。

可不过就是在古董店里买只玉手钏,还没来得及找那些狐朋狗友显摆下呢,可怎么就穿越了?

穿越就算了,可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王妃,皇后,再不济也是个世家小姐。

可到了自己这儿,怎么打开方式就不对了!亏的她倒赶了三百多年的路,到了终点迎接她的就是个小妾牌面儿!

大清康熙皇帝第九子——人称毒蛇美人九的胤禟!的小妾……

也不知道绣儿的安慰她到底听进去了几分,绣儿见她没开口,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再者说了,这次九爷只带了福晋一人去,连那兆佳格格也没去成呢。”绣儿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挤眉弄眼的说道:“您是不知道,那兆佳格格脸都气绿了,昨个儿啊把屋里那一通乱砸,以为闹闹脾气能让九爷改了主意,结果没想到啊,九爷直接下令禁了她的足。”

兆佳氏?阿兰眼珠子转了转,立即搜刮着脑袋里那点浅薄的可笑的历史知识也愣是没找到一点关于这个女人的半点信息。

“她很受宠吗?”阿兰问。

绣儿点点头,说道:“可不是,爷但凡在府中,十有八九都是召的兆佳格格呢。”

阿兰掰着手指粗粗算了一下,现在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个二八少女,选秀时因样貌动人,温声柔意被指给了九阿哥胤禟,可是啊这人身家背景不行,老爹一个汉军旗的五品小吏,所以只够格给个格格的封号。

一个小妾,是做什么的?阿兰算了算,九阿哥胤禟现时应是个十八少年郎,这年龄上的小伙子要这么多妾来做什么?

练手呗。

阿兰一边胡想,一边打量了眼自己居住的屋子。

几眼望去,阿兰的心是如坠谷底,发的是沉重,这简陋的……大概也就比前世自己没认祖归宗前和老妈挤的那合租屋强一些吧。

除了刚刚起身那张床是个好货,檀木座底,镂空雕花,四角还有拨翠宝玉点缀,四周脚塌边上还栩栩如生的镌着彩釉浪花纹和鱼尾戏莲图。

其余就再没个值价的物件儿。

她叹口气,望着铜镜中这张陌生的脸,又伸手去戳了戳,自言自语道“你说你啊,咱们是有什么缘分啊。”

“你说你咋也不提前给我拖个梦?”

“害的人家一点准备都没有。”

绣儿惊恐至极,瞪着大眼悄悄去瞧主子的动静,确信她的确是在自言自语之后,唯恐她是烧坏了脑子,于是,绣儿一咬牙,苦兮兮的劝道:“格格,要不,奴婢去求梁嬷嬷,找个大夫来给您瞧瞧?”

敢情这是把自己当傻子了?

镜中人余光瞥了一眼绣儿,清了清喉咙,微微回身,端着一副冷淡无波如高岭之花的表情说道:“瞧什么?你以为我坏脑子了?”

绣儿抬头,小心翼翼的回道:“奴婢不敢,只是昨个儿九爷走前吩咐过要好好照顾您,若您有个大小,奴婢可吃罪不起。”

罢了,罢了。

阿兰翻了个白眼,朝着额上细碎的发梢吹了口气,手又垂下捏紧了身下的裙边,若水双眸逐渐冷凝,坚定。

既然来了,在找到回去路之前,我就替你好好过活着吧。

她倾身向前,凑近了铜镜,懒懒的眨了眨眼,那眼尾泄出的眸光冷艳又锋利。

她点了点铜镜,一字一顿道:“我是、周、澜、泱。”

却说又过了两日光景,周澜泱在屋内呆着疲乏至极,都说这古时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给上一块儿布两根儿针就能在屋里待上数日。

周澜泱醒过来后的两日,只觉得这院子静的可怕,除了日常传膳的下人,就绣儿还有点热气儿。

也是亏了那小丫头,从她嘴里,得到了不少关于这阿哥府的消息,比如福晋是董鄂家的,人家老爹那叫一个气派,满清老姓,丛一品大员呢!

还有三个小姐妹,分别是隔壁荷花苑的兆佳氏、宫里阿哥所时便跟着九阿哥伺候的郎氏,再一个就是现在有了身孕的完颜氏。

“敢情我连个小三都算不上?排着小五上去了?”周澜泱啪的一拍桌子,心中愤懑脱口而出,那动静吓了绣儿一跳。绣儿愣了下,嘴唇抖了抖,满是疑惑的看着周澜泱。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